荷兰生死战遭遇德国 回顾两队无数历史恩怨

在遥远的1959年,德国足球的传奇人物乌韦-席勒还是翩翩少年。当时他未满23岁,在一场热身赛中上演帽子戏法,自此见证德荷两国成为球场宿敌的源头。

作为战后足球文化交流的一部分,西德和荷兰经常举行热身赛。1959年10月21日,西德在一场热身赛中7比0血洗荷兰,席勒更是3次破门,这场比赛创造了两国历史交锋中的最大分差纪录,也成为两国足球恩怨的开端。这场惨败让荷兰人抬不起头来,始终心存芥蒂,在以后的7年时间里,双方没有举行过任何友谊赛事。

自此,荷兰人把二战中积累的仇恨转移到了足球上。50多年来,荷兰人始终没有扳回这一局,而德国人总嫌赢得不够多。去年11月,德国队在英泰竞技场3比0击败荷兰队,取得自1959年以来对橙衣军团的最大比分胜利。《踢球者》评价说:“这是一场恍若隔世的胜利,但和那场令人颤抖的胜利相比,赢得还不够多。”

当年“血洗”荷兰的主要人物席勒,目前正担任德国足协的名誉领队,这位德国人心中的杀敌英雄,这次也跟随德国队来到了波兰。在德国头号球迷、总理默克尔组织的晚宴上,席勒信誓旦旦地表示,这支德国队的表现不会比前辈们差。

席勒很喜欢德国队中的波多尔斯基,他认为,波多尔斯基有能力做得更好,在比德甲更好的联赛中也能如鱼得水。受此器重,“波尔蒂王子”自是不敢辜负重托。谈到与荷兰队的这场比赛时,波多尔斯基信心爆棚,“荷兰队现在是背水一战,如果输了就出局了。而我们不一样,肯定会晋级淘汰赛。”

1974年对荷兰人来说是噩梦的开始,橙色军团首次闯入世界杯决赛却铩羽而归,“无冕之王”的臭帽子戴了一年又一年。为荷兰队制造噩梦的正是联邦德国队,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在这场经典之战中击败了荷兰足球教父克鲁伊夫。

这场世界杯决赛开场不到1分钟,克鲁伊夫便创造了一粒点球,由内斯肯斯一蹴而就。但贝肯鲍尔所领衔的日耳曼军团随后连扳两球,给正待燃烧的橙色之火浇了一盆冷水。亲历了这场败局的荷兰名将范哈内亨说:“每次面对德国队时,我都充满仇恨。”有多位亲人死于德军轰炸的范哈内亨说:“我不在乎我们是不是取胜,只要能羞辱德国人就行。”

1974年的失利成为荷兰人心中永恒的伤疤。在20年后的一项全国调查中,几乎所有的荷兰人都能够记得那场比赛终场哨响时自己身临何处,当时又在忙着什么。

当年的两位主角,现今都是各自国家足球界的灵魂人物,克鲁伊夫完成了对荷兰足球的革命,而贝肯鲍尔则成为日耳曼的足球首脑。在《电讯报》的专栏中,克鲁伊夫对荷兰首战的表现不留情面地大加批评,他指出,橙衣军团想在死亡之组出线,必须在短期内做出重大改变。贝肯鲍尔则在《图片报》撰文称赞德国队的表现,他警告说不能对荷兰人有侥幸心理。

有舆论认为,如今这支荷兰队和1974年世界杯的那支橙衣军很相似,范佩西更是有望达到克鲁伊夫当年的高度。但贝肯鲍尔对此不以为然,在接受采访时,贝肯鲍尔称德国和西班牙将会师决赛,至于荷兰队,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球员拿到交换的球衣可以做什么?留念,赠人,或者用来擦。没错,就像1988年欧洲杯上荷兰球员科曼对西德球员托恩的球衣所做的那样。

24年前的欧洲杯让荷兰人扬眉吐气,虽然首场小组赛0比1不敌前苏联,但随后一路狂飙,更在决赛中2比0击败前苏联夺冠,那也是荷兰足球史上唯一的大赛冠军。

荷兰队在半决赛中2比1击败西德队,这是复仇雪耻的一战,同时也是搅起两国恩怨的一战。据说有60%的荷兰人涌上街头庆祝,这一欢庆规模和1945年德国人被迫离开荷兰时没什么两样。与其说荷兰人是在庆祝自己的胜利,倒不如说他们在高歌西德的失败。

和巴斯滕在第88分钟的绝杀相比,西德人更难忍受的是荷兰球员科曼在赛后的举动,当时双方互换球衣,科曼拿到了托恩的球衣,他对着数以万计的西德球迷做出了一个极富挑衅性的动作——用这件西德球衣擦了擦。西德球迷认为,这一举动非常,绝非足球层面上的怨气能够解释。科曼则说:“我承认那是冲动的行为,但我永远都不会道歉。”

同样是那届欧洲杯,时任荷兰主帅的米歇尔斯,对西德球迷高高竖起了中指,这一幕成为两国世仇的注脚,米歇尔斯更在赛后说出一句名言:足球就是战争。

专题:2012年欧洲杯相关新闻:·荷兰输球后球队陷内讧 主帅范马尔维克被逼宫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