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塞利太累坐板凳 声称对齐达内核心地位不服气

特派记者赵威报道 入选国家队的时候,德塞利就备受争议,不过那时他肯定没想到,欧洲杯期间他引起的争议竟然会更大了。这是因为他的身份和马莱和戈武不一样,就像船长必须在船上才能指引方向一样,他这个队长只有在场上才能发挥出自己的作用,遗憾的是,就像首战英格兰一样,这个作用他还要继续在场下发挥。

20日法国队抵达科因布拉的当晚,当记者问起德塞利是否会上场时,桑蒂尼故弄玄虚地说比赛的时候就知道了。不过,以队长身份一起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德塞利不停地说起自己的年龄之累:“四天的时间太短了,我还没有充分恢复。”至此,德塞利在和瑞士一场不会首发已不是什么秘密了。

尽管德塞利本人始终拒绝承认这一点,但对于桑蒂尼而言,这却并不是一个简单的状态问题,而是一个信号,标志着德塞利已经远离了主力位置。桑蒂尼并没有错,他给了德塞利机会,但他并没有抓住。因为没有抓住,所以不甘心。在谈到齐达内的核心地位时,德塞利不服气地说:“在和克罗地亚第二个进球之后,他表现出了作用,但我和图拉姆的作用也是一样的。作为队长来说,我在球队内部负起了所有的责任!”

这个责任,主要是在场外负的,比如和法国足协协商奖金分配,代表球员和主教练进行沟通等等。在和克罗地亚战后,德塞利作为队长带领齐达内、图拉姆和维埃拉一起找到桑蒂尼,和他进行了长谈。德塞利得意地说:“我有义务让主教练知道我们的想法,因为是由他来决定战术的安排和人员的使用。只有桑蒂尼才是BOSS,甲板上惟一可以发号施令的那个人,他向我们打开了门,但是如果他把这些门重新关上的话,我们就又一无所知了。”

作为队长,德塞利是合格的,但是德塞利比谁都清楚,队长可不是一个行政职务,这也是他感到最郁闷的地方。因此,任何对于他的指责都是他的禁忌,都会引起他的抗议:“对克罗地亚我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组织,我自己对于第二个失球负有责任。但为什么总是揪住我的失误呢?在这种情况下每个人都有责任,图拉姆边路漏人,西尔维斯特连续造成了两个点球,每个人都可能有失误,更重要的是,在两个进球之前失误就出现了,所以,输了一场球并不能说是某一个人的错!”

特约记者李骏报道在托蒂因为“口水门”事件被停赛三场后,瑞士队因为同样的原因失去了主力前锋弗雷。就在与法国队比赛前夕,弗雷被宣布将不能出战本场比赛。

弗雷无疑是瑞士队中为数不多的可以对法国队大门造成威胁的球员之一。现年24岁的他效力于法甲俱乐部雷恩队,上赛季他一共在联赛中出场28次,却攻进了19个球,是队中的头号射手,已经成为阿尔卑斯山下人民眼中的金童,更为重要的是,他曾一场比赛四次攻破巴特斯把守的大门,对法国国门具有绝对的心理优势。在上赛季法甲第29轮雷恩主场对马赛的比赛中,充满朝气的弗雷一个人独中四元,凭一己之力将巴特斯的马赛掀翻。在之前代表瑞士队参加的29场比赛中,他已经攻进了15球,本次欧洲杯前两轮比赛他也均首发出场,但由于瑞士整体实力逊于对手而始终无法破门得分。

年轻使他获得了成功,但年轻也使他犯下了愚蠢的错误。在对英格兰的比赛中一次与杰拉德的冲撞后,他对着英格兰人的后背吐痰,这一行为虽然逃过了当值主裁判的眼睛,却没能逃过无处不在的媒体摄像机。赛后德国媒体向欧足联提供了一盘录像带,想以此证明弗雷的劣行,但是欧足联经过认证之后认为还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吐痰的事实。而同时弗雷自己也声称根本没有向杰拉德吐痰而只是骂了几句脏话,而且发泄的对象还是自己。事情仿佛就这样过去了。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就在几小时后一家瑞士媒体公开了另外一段录像,这一次,弗雷吐痰的动作暴露无遗。

在欧足联纪律委员会调查完毕后,周一对弗雷给予了禁赛15天的处罚,处罚即日生效,这意味着弗雷无法参加对法国队的比赛。弗雷的停赛打乱了瑞士队的整个部署,不过也成全了瑞士队的年轻前锋冯兰唐,后者在比赛中打入一球,成为了欧洲杯历史上最年轻的进球队员。(来源:体坛周报)